廣告贊助

1040108142牛稠坑柳家梅園.JPG

梅花104.01.08攝於牛稠坑柳家梅園

 

【聯合報╱記者黃婕╱即時報導】104.01.14

 

十四年前隱居苗栗南庄鄉南富村四灣的作家施寄青,昨天晚上近十時,被返家的余姓乾兒子發現倒在浴室,已無生命跡象,未送醫急救,享壽六十九。檢警今天相驗,研判死於心肌梗塞,家屬已將遺體運回台北。

 

警方說,施寄青一心歸隱山林,2000年在南庄鄉購地建屋,平時由余姓乾兒子陪伴同住。昨晚近10時,余男回家後發現施倒臥在浴室地板上,瞳孔已經放大,無呼吸心跳,一旁還有嘔吐物,立即撥打119求救。苗栗縣消防局據報趕抵現場時,施寄青已無呼吸心跳,基於施寄青生前立遺囑交代病危時不願搶救,因此放棄送醫。檢警會勘現場沒發現無打鬥痕跡,今天上午相驗遺體,研判死於心肌梗塞,家屬隨即將施的遺體運回台北,辦理後事。

 

施寄青位於南富村四灣的居所今天大門深鎖,四周都有鐵絲圍網,可以窺見裡面有二棟小木屋及三輛車,但始終無人應答。附近鄰居聽聞死訊,不願具名表示,施寄青作風神祕,移居南庄後,雖成立侏儸紀故鄉營造協會,擔任協會理事長,但平時鮮少與人互動,對她的離世「無感」。

 

警方調查,施寄青十多年前曾因心臟不適,進行心導管手術,有心臟病、高血壓及糖尿病,事前知道自己來日不多,已立下遺囑「放棄搶救」。

 

      ※    ※    ※    ※    ※

 

施寄青(19472015),陝西華縣人,三歲隨父母來台。北一女、政治大學中文系畢業。

 

父施友仁為國民革命軍將領。1949年隨父母來台,父旋返大陸作戰,後因無援,投降中共,任陝西省政協委員。母迫於生計改嫁。施寄青與弟妹少時生活艱困,與妹妹曾在孤兒院生活過一段時間(實情不詳,其母晚年罹患精神分裂)。

 

施的前夫是位外交官,婚後兩人育有兩子:段奕倫與段奕德。據說因前夫外遇,施女離家,分居五年半後離婚,兩個兒子一直由前夫撫養。而後兩個兒子跟著當外交官的前夫在國外生活。兒子年紀漸長後,因與繼母時有衝突,回國與投靠施女,此時已是離婚後十三年,兩個兒子應該也成年或快成年。施女曾當著兩個兒子面說:「這輩子做過最愚蠢的事,就是結婚生子。」

 

離婚後曾任台北市立建國中學國文教師,而後轉任作家、女權運動人士,創辦臺北市晚晴婦女協會曾任理事長、婦女新知基金會顧問、董事。

 

施寄青精通英文,曾譯有《印度之旅》、《南與北》、《李‧艾科卡反敗為勝》、《紫色姐妹花》等。早期著作與譯著主題以女權運動與性別教育為主,晚期創作方向則轉往宗教鬼神與占卜方面。

 

施寄青最著名的名言是:「有婚姻就有外遇,外遇和婚姻是並存的,相始相終。只是,在面對外遇時我們必須只所取捨。」

面對婚變,施寄青說「感謝小三『資源回收』」,造就她的成就。

她也以「雜交是天性、一夫一妻是神話」為情變下了註腳。

施寄青描述自己時說:「我的靈魂是宙斯,身體是維納斯。我雌雄同體。」

她形容:「身體的美麗是暫時的,最不可信賴的,唯有厚植的實力,才能在社會上生存。」

另外:「挫折是不會打倒人的,只有自己打倒自己。」

施寄青認為,女性與其把婚姻和情愛擺在人生第一位,耗費一生精力而徒勞無功,不如好好珍惜自己,造就自己。(以上藍色字體部分轉述自104.01.14中央社通訊稿

 

十四年前,五十四歲的施寄青在苗栗南庄購地一甲,建屋隱居。

直到死後,人們才知道老女人還有個乾兒子,她和乾兒子隱居在南庄。104.01.15初稿

 

 0493-施寄青 (2).jpg

 

 

以下是十年前,施寄青鄉居四年後在部落格的隨筆,抱怨她的鄉居生活。

 

每個人都很好奇,像我這樣的公眾人物,怎會在退休後隱居山上,而且是遠離台北。當初只想做陶淵明,從未想過這可是個極其奢侈的夢,近幾年來,心力交瘁,鄉下居大不易。

 

這年頭想過田園生活的人還不少,大家都太天真了,鄉下的土地仲介個個是舌燦蓮花,弄個歐美式的木屋別墅,建在峭壁上,外面加上寬敞的露台,坐在露台上,手中一杯咖啡或香茗,望著四面青山綠野,好不愜意。心想:白天看山看藍天,晚上星斗滿天,月出於東山之上,徘徊於斗牛之間,哇塞!幸福透了。很多人便在美景當前的誘惑上,很衝動地買了,還委託仲介業者代辦建木屋別墅。等屋子建好了,所有的問題都接踵而來。

 

首先是農發條例規定興建農舍,土地面積不得少於零點二五公頃(七五六坪),而且是農牧用地。林業用地不能蓋,我們這些都市人哪懂土地地目有這麼多,什麼山坡保育地、農牧用地、林業用地等,只管地點好不好,風景美不美。

 

能不能蓋房子除了看地目,還要看坡度,三十度以上不能蓋,仲介往往偷偷將地剷平,來個先斬後奏,就看縣府主管單位認不認這個賬,結果受害的是我們這些都市來的土包子。

買了地還不能先蓋,土地過戶與設籍都得滿兩年才能蓋,蓋之前還要申請簡易水土保持、農業使用證明等繁瑣的手續。除了要應付難纏的官府外,若想蓋房子、種樹、做水土保持的駁坎以及各種水電工程,我們這些外來者全成冤大頭,甚少人沒被坑過。保證給你種大樹,結果種的全是小苗,小苗也罷,還種死不少,花錢受氣的事不只一樁。有人請水電師父來施工,開價上萬元,讓人為之氣結。鄉下人把我們當成肥羊宰,在我們還搞不清狀況時,狠狠削我們。日後還要跟他們當鄰居,有夠傷感情的。

 

更多人在搞不清狀況下,買了沒有聯外道路的地,為了出路,花更大筆錢買路。鄉下很多地方沒有自來水,山區完全靠山泉。賣地的只管賣地,賣完拍屁股走路,沒有水源或進住居民太多導致水源不足,那是你家的事。即便水源足,由於管線拉得很長,三不五時水管斷裂或堵塞,就得爬山涉水去查問題所在,白天還好,晚上發生問題,只好坐等天明想辦法。山區還容易斷電,只要大風吹斷電線,就得摸黑過活。

 

山居毛賊特多,如今不景氣,很多人周一到周五上班,周休二日才過來住。平時唱空城計的結果,什麼東西都給搬空,連舊的冷氣機、廁所擺的衛生紙也搬走。有些屋主只好在門外貼大字報,哀求小偷大人高抬貴手,因為已家徒四壁了。搞得大家什麼東西也不敢放,從外面看屋子美侖美奐,裡面是家徒四壁,如何能住得舒服?熱水器掛外面都會被偷,為了防小偷,生活的便利性全顧不了。

我是常住的人,若不是常住,早給小偷光顧不知多少次了。

 

住鄉下除了上述那些惱人的事外,你的鄰居是誰便很重要了。若遇到惡鄰,想賣地走人還不容易,因為鄉下的地易買難賣,不像都市的公寓,沒有賣不出去的房子,只有價錢高低。這條定律在鄉下是不管用的。很多人都是一廂情願憧憬山居生活,卻不知要付出多大代價。

 

若有幸擺平上述問題,每日還有更多問題要面對。住鄉下便要種樹蒔花,但野草長得又快又多,真應了陶淵明的詩「晨興理荒穢,帶月荷鋤歸」。別以為鄉下請工人容易,現代鄉下人根本不種田,全由機器代勞,他們嫌天熱、蚊蟲多,給多少工錢也不想做。望著近四千坪的地(有三個永康公園那麼大),三千株杜鵑中蔓生的野草,欲哭無淚。野草不除杜鵑活不了。

天不亮便起床工作,拔得我一佛出世二佛升天。拔完後還得澆水,由於戰線太長,澆得我兩手發軟。

有人問我為何不裝自動灑水器,問的人太天真。水源彌足珍貴,只能重點澆,自動灑水器太耗水,澆完後也許就沒水煮飯洗衣了。

勞動一整天,腰痠背痛,兩手十指無一不痠痛。身上被芒草割的傷痕累累,被螞蟻、黑金剛(小黑蚊子)、蜜蜂咬更是家常便飯,家中得備置各種皮膚藥膏。

 

訴了半天苦,難道鄉居沒有半點樂趣嗎?

其實鄉居十分寂寞,沒有幾分定力是住不下去的,最近的鄰居都在五百公尺外,雞犬相聞,卻看不到對方,甚至是老死不相往來。有些人不敢獨居,便十幾戶組成一個社區,每家佔地約千坪。我不喜歡與人住得太近,若要與人挨家挨戶,又何必住鄉下呢?

 

忙完農事,獨坐陽台上,看著夕陽西下,想起「宿鳥歸飛疾」、「山氣日夕佳,飛鳥相與還」的詩句,果真是「此中有真意,欲辯已忘言」。晚上在燈下閱讀宗教書籍。我是典型的中國知識份子,年輕時是儒家,知其不可為而為之,中歲頗好道,晚家南山陲。中年以後對老莊有興趣,晚年探究佛經及其他宗教經典。

如果不是碰見好鄰居,我大約會做逃兵,逃回紅塵中,因為鄉居大不易。

 

我的好鄰居是陳氏夫婦,夫婦兩人吃了不少虧才摸索出如何住下來。我們認識後,他們伸出援手,幫我解決不少鄉居問題。陳先生也教給我認識各種植物,帶著工人幫我種樹,到中港溪檢石頭堆砌成花圃,以免土石流失,水管破裂還幫我檢修。我在他們夫婦教導下,開啟了不同的人生。

 

我的身體因終日勞動而健康起來,但最重要是我的心靈,不斷地在洗滌中。我沒有電視,不看報紙,不想為世事煩心。眼看許多人在這幾年中起高樓、樓坍了,更加覺得下鄉的決定是對的。

很多人問我鄉居生活好嗎?我很難回答,我不勸人效法我,除非你跟我有一樣的福分,能認識像陳氏夫婦這樣十項全能的人,而且大家臭味相投,否則鄉居的樂趣還沒體驗到,反成了自找罪受。

想看青山綠水何必大費周章買鄉下的地建屋,橫豎也不能天天與青山綠水為伍,倒不如閒來沒事,找個山明水秀的地方住上一、兩天,洗滌凡塵,休養生息,再回紅塵去奮鬥,這才是比較務實的做法。

沒有好鄰居,鄉居的寂寞是難以排遣的。這是我鄉居四年的深刻感受。

 

 

下圖攝於92年施寄青新書《挑戰維納斯》記者會,時年57歲。

0493-施寄青 (1).jpg  

 

下圖是103年已故印尼總統蘇卡諾遺孀黛薇夫人在東京時尚活動「Girls Award」的走秀,時年74歲。

0405-蘇卡諾夫人.jpg  

 

黛微夫人小太妹出身,也幹過風塵女郎。

自詡為典型的中國知識份子的施女士晚年向佛,然而不但養著乾兒子,一把年紀露起來可一點也不輸人呢。104.01.15初稿

 

 

衍伸閱讀:

 

民國才女林徽因的感情世  

男人如衣服:從林徽因張愛  

尋尋覓覓的李  

伊能靜:這個女人和她的真  

男人還是年輕的好:鍾麗堤  

施寄青:享壽六十  

一個運動員的傳奇:紀 

嘉義全智賢:「小花」張花  

劉嘉玲的感情  

美女立委陳瑩的緋聞與婚  

美女議員李婉玉的感情 

王妃的真面目:黛安凱特&卡蜜  

黛安娜王妃的幾個情 

一直尋找「好」男人的珍妮佛·安妮斯

 

 

上風(性猝死) 

男人的極樂與悲哀:馬上風 

男人的抉擇:馬革裏屍,還是馬上風? 

國姓爺這一家的淫亂 

一個運動員的傳奇:紀政 

沈公子的情愛世界:一悟三不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湳里

阿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訪客
  • 施寄青身材絲毫不遜於黛薇夫人。一位風水先生說,人的歲數逢7和9尾數時,運勢較弱,要多加防範。有人說是機率問題,統計學?人有旦夕禍福? 施寄青豐富的人生在六十九歲嘎然停止,不老不少恰到好處。另一位作家朱天衣,有相關書籍和個人博客分享她的山居生活,不妨抽空看看。
  • 似乎我們對施女士的看法稍有不同。
    我是個坦白的人,堅持事無不可對人言,也不會閃閃躲躲。所以我對表裡不一的人實在很感冒。
    施女士山居應該是要避人耳目。

    順便一提,我對老女人相當有研究。
    你被文末的兩張照片誤導。施女士的照片是57歲,薇薇夫人是74歲, 照片年齡相差17歲。
    不管多會保養的女人過六十五以後會快速衰老,有些女人更早。

    感謝你介紹朱女士, 有空我會看看。
    不過老實說,老人對情色比山居更有興趣。笑笑~~

    阿伯 於 2016/09/30 23:58 回覆

  • 訪客
  • 最近苦苓又有新聞,電視上討論起幾位曾經搞外遇的作家,表裡不一似乎在平常人來說是常態(只要不露餡),若發生在作家身上,彷彿就是十惡不赦,作家也是人,只是被讀者要求當聖人。赤裸裸地告訴別人,我就是愛搞女人搞外遇,有這樣的勇氣非常人也。畢竟人活在社會上,需要被尊敬才有機會,可以真實對人不計毀譽的太少太少了。重要人物的真話或真相若無人揭穿,最終帶進墳場,留給世人想像空間。看事情太敏銳,是不是少了美感呢?
  • 當年苦苓因為婚外情而消聲匿跡,我認為實在很沒道理。
    當時他是個名作家,但並不是個滿嘴仁義道德的道學家,感情問題是他的私事,除非他有陳世美的事跡,否則實在不應被封殺。台灣社會枱面上仁義道德,私裡下男盜女娼的比比皆是,所以我想或許當年苦苓先生有得罪人之處吧!
    至於男女感情問題之是非牽涉複雜,說來話長,就不多言了。
    我想重點在不欺暗室和你情我願,道德不應做為攻擊別人的武器,不法卻一再鄉愿。

    阿伯 於 2015/08/22 00:48 回覆

  • 訪客
  • 不是施老師養小狼狗 而是她的學生感恩奉養照顧她的 你這只看表面且思想淫邪的老頭真是白活了
  • 老頭再看施"老師"那幅比基尼照片,不禁...
    唉~苦笑。
    閣下真是抬舉了。我想施"老師"和我一樣,絕對沒有"白活"。

    想來閤下十分瞭解內情,是否可以公布一下那個施"老師"是如何施恩?那位感恩的學生如何感恩?如何照顧?
    這麼偉大的故事,為何施"老師"晚年為文隻字不提呢?

    阿伯 於 2016/09/30 23:5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