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Jeanne Mammen (German, 1890 - 1976) - 複製  

Jeanne Mammen (German, 1890 - 1976)

 

(一)

 

我和老公省吃減用,終於在鎮上開了一間屬於自己的雜貨店。店雖小,由於小鎮地處三省交界,是南來北往的必經之地,生意做得倒也紅火。但天有不測風雲,老公在一次進貨途中,被一醉酒司機駕車撞倒,住了三個月醫院,總算撿回了一條命,可下肢卻癱瘓了。雖說肇事司機被判了一年有期徒刑,保險公司也送來了兩萬元傷殘金,但人已經廢了。

 

在照顧他的那些日子裏,我把小店關了門,守在他身邊。每天吃完飯後,我便幫他做兩小時腿部按摩,希望有一天他能重新站起來,希望他能恢復男性的功能。

 

我的性要求一直很強,婚後十幾年,只要我們晚上在一起,我總是要求,弄得我老公疲於應付。說也奇怪,自從老公病後,我再也沒有了性的念頭。盡管每天我都用手、用嘴、用乳房,甚至下身用我的陰部去撫摸去接觸老公那死蛇一般的陰莖,但肉體卻沒有性的衝動,我只想讓老公重新站起來,哪怕恢復一點知覺也好。

 

老公常流著淚對我說:「我這輩子算完了,你才三十七歲,還是改嫁吧,不要管我了。」

 

他越這麼勸我,我心裏越難受,哪怕我一輩子不幹那事,我也不會離開他。為了給他治病,我四處尋偏方,什麼羊蛋、狗鞭、豬睾丸,千方百計找來給他吃。就這樣,日復一日,整整一年,連吃帶治病,手頭的錢漸漸用完了,我只得將雜貨店重新開門,掙些錢維持生活。

 

在門臉裏,常有過往司機買煙買酒,這些跑長途的司機見多識廣,野得很。雖說已近中年,但由於婚後生育早,身體恢復快,乳房還是非常豐滿尖挺的,比起少女來更有一番韻味,所以有時找錢時,他們就把手往我的胸前一擰,笑嘻嘻的說:「甭找了,讓大哥親一下,再給五元。」

 

這樣的情形見多了,我也習以為常。也許是太長的時間沒有接觸男人了,每次被他們揩完油,看著他們粗壯的身體,我的下身總是熱得難受,常常一夜睡不好,起床後,內褲總是濕濕的。唉!我的命怎麼這麼苦啊?

 

這天,天太熱了,街上一個人也沒有。店裏熱得像一個蒸籠,汗把我的裙子都貼在身上了。中午,也沒什麼客人,我拿了把椅子坐在門口看兩個光著膀子的半大小子在樹陰下踢球。只見其中一人往前追球時被同伴一絆,正摔在一塊石頭上,胳膊頓時流出了血,同伴一看嚇得撒腿跑了,剩下他一人站在那裏捂著胳膊發呆。我趕快跑過去,把他拉回小店,幫他清潔傷口。

 

「你看看你,這麼不小心,痛不痛?」

 

「有點。」他低下頭。

 

「多大了?」

 

「十二。」

 

比我的兒子還小兩歲呢!

 

看著他那孩子氣的臉和還沒有發育成熟的身體,我心裏一陣心痛:

 

「別動,阿姨給你找紅藥水,抹上就好。」

 

我爬上梯子,在上排貨架上翻找藥水和繃帶。

 

「你叫什麼名字?!」

 

我邊找邊和他說話,怎麼沒有回答?我低頭一看,不由一愣,這小子正目不轉睛地盯著我的裙下。由於天熱,我只穿了一條非常小的三角褲,我的陰毛又非常多,都露在外面。這小子,我只覺得兩腿間一熱,差一點從梯子上摔下來。拿到藥下來後,發現他的短褲中間鼓了起來。

 

「你剛才看見了什麼?」

 

我開始給他包紮。

 

他的臉一下子紅了:「沒什麼。」

 

「你看,你的臉都紅了,還說沒看見,是不是看見了阿姨的短褲?」

 

「是。」他的頭低下了。

 

「還看見了什麼?」

 

我的小穴開始發癢,有些濕了。

 

「還看見……

 

他的頭更低了,但短褲卻更鼓了。

 

「還看見了阿姨的毛毛,對不對?」我的淫水流了下來。

 

他扭頭就要走,我一把拉住了他:

 

「跟阿姨說,阿姨漂亮嗎?」

 

「漂亮。」

 

「老實說,那你想不想看看阿姨的身體?」

 

「想。」他低聲道。

 

我站起來將小店的們關上,上了鎖。

 

「那好,阿姨就讓你看看。」邊說邊脫下了連衣裙。

 

由於天熱出汗,我的乳房已從乳罩裏滑出一半,三角褲也已濕了一片。那少年瞪大了眼睛,貪婪地看著我的身體。我解開乳罩,拿起他的手,輕輕放在我的乳房上,只覺他渾身一顫。

 

「來吧!孩子,輕輕的撫摸它。」

 

乳房傳來的感覺,使我想起了我的第一次性經驗,感覺越來越強烈,我的小穴又流出了淫水。

 

「來!孩子,讓阿姨看看你的。」

 

說著我已把他的短褲脫了下來。只見約三寸長的雞巴直挺挺的立著,周圍稀稀拉拉長著幾根毛,包皮都沒有完全翻上去。我用手將他的包皮翻起來,上下套弄著,少年開始呻吟起來。突然一陣勃動,他的精液射了出來,弄得我滿手,這大概是他的童子精吧!

 

少年的臉更紅了:「對不起,阿姨。」

 

「沒關係,第一次都是這樣的。」

 

我把三角褲也脫了下來,手上的精液和小穴上的淫水混在一起,沾滿了陰毛。來,你把手伸到這裏。我引導著他的手插進我的小穴,同時我的手又開始套弄起他的小雞巴。

 

不多時,他的雞巴又硬了。我再也忍不住了,我趴在梯子上撅起了屁股,露出我那濕淋淋的小穴:

 

「快!用你的雞巴幹阿姨。」

 

我的陰道一陣抽搐。少年站在我的身後不知所措,我忙引導他進入我的沾滿淫水的小穴,只覺微微一漲,他的雞巴滑了進來。

 

小傢伙在我的身後起勁地抽動著,由於淫水太多,經常滑出去,我不得不一次一次塞回來。就這樣在時斷時續的過程中,我達到了高潮。而小傢伙由於剛洩過精,小雞巴一直挺著,最後我還是用手才幫他完成了一生中的第二次射精。

 

哦,一年了,我的小穴第一次被充實、被滋潤,盡管它是那麼細小,但我覺得比我的第一次還要刺激,還要滿足。

 

(二)

 

我叫淑芬,高中畢業後一直在鎮百貨店工作,直到碰上了我老公。那年我老公從部隊上復員,來到鎮汽修廠。經人介紹我們倆結婚了。婚後很快有了一個兒子,以後我倆都辭了職,自己開了一家雜貨店,日子剛開始好起來,老公就出了車禍。

 

我獨自一人既要照顧老公和兒子,又要照顧店裏生意,還要忍受性的煎熬,我簡直支撐不下去了。直到有一天,一個小傢伙無意中闖進了我的生活,喚醒了我身體內被壓抑的性慾。從這以後,我找到了生活的意義。

 

是啊,老公的身體雖不行了,但我可以自己想辦法啊!於是我經常用手、用火腿腸,甚至在做飯時用茄子、黃瓜來自慰。一次,我突然有了一個想法。晚上等兒子睡下後,我來到老公床邊,脫下全身的衣服,上床蹲在老公的臉前。他吃驚的看著我,很快明白了我的意思,他用手扒開我的陰毛,開始用舌頭添我的小穴,

 

「啊……」我的淫水又泛濫了。

 

我像平時尿尿一樣,蹲在老公的臉前,整個屁眼和臊穴都對著老公的嘴巴,

 

「啊…………使勁,快伸進去…………好舒服。」我呻吟著。

 

老公用手扒開我的陰唇,使勁將舌頭伸了進來,這是一年來老公的身體第一次進入我的身體。我的身體像被點燃了一樣,只感覺陰道內一陣陣收縮,又癢又麻。

 

突然,老公的舌頭縮回去了,我不禁輕喊:

 

「快,快伸進來!」

 

「你的陰毛太多了,扎得我臉痛。」

 

老公以前從來不替我口交,我的陰毛又密又硬,黑蓬蓬的像一堆草布滿整個陰部,弄得我夏天穿衣都十分小心。我靈機一動,光著身子跑到廚房,端來一盆熱水,拿起老公的刮臉刀:

 

「平常都是我幫你刮鬍子,今天我要你幫我刮『鬍子』。」

 

「我不會。」

 

「試試就會了。再說,這也幫助你活動身體。來!」

 

邊說我邊把肥皂塗在陰毛上,老公無奈地歎了口氣,小心翼翼地用刀開始從我的下腹剃起來。隨著一撮撮陰毛被剃下,我的陰戶漸漸地露了出來。沙沙沙一聲聲像響在我心裏,渾身癢癢的,像無數的小螞蟻在咬我,一股股淫水滲出我的小騷穴。

 

「好了。」

 

老公用毛巾擦擦光滑的陰部,我低頭一看,只見自己的陰部白蓬蓬的高高鼓起,像個饅頭,中間一條縫,不斷滲出淫水,像個成熟了的桃子裂開了一樣。這還是生完兒子後第一次見到自己的陰部,我的臉有些發熱。

 

老公笑著說:「你這是饅頭屄,書上介紹過。」

 

這是老公受傷後我第一次見到他笑。

 

「你想不想嚐嚐我的饅頭?」我撒嬌道。

 

「我,我不行了,我太累了。」老公自受傷後從沒有過這麼多活動。

 

我的小穴又酸又漲,太難受了,我坐在床頭,猛抓起老公的手,使勁塞進我的小洞洞。老公就這麼看著我。

 

「急死我了。」

 

由於抓著他的手使不上勁,我的小穴深處又麻又癢,真想找個搔子伸進去撓一撓。我四處環顧,發現了老公的拐杖。那是他受傷後我化了五百多元給他買的,不鏽鋼的杆一寸左右粗細,前面套了一個橡膠套,一次都沒有用過。我一把抓過來,用拐杖頭在我的騷穴上使勁摩擦。

 

「你會弄傷自己的。」老公瞪圓了眼,伸手來搶。

 

我什麼也聽不見了,在我眼裏,這支拐杖就是一個大雞巴,它那橡膠頭就像一個粗大的龜頭刺激著我。我坐在床上,雙手倒握著它:

 

「快,進去吧!」我的大雞巴,『噗』的一聲,它進去了約有三寸。

 

「啊…………

 

太爽了,我來回抽動著,它就像一枝魔杖,帶動了我的肉體、我的思想。我所有的感覺都集中在我的陰道裏,我的整個人已變成了一個大陰道。

 

我像瘋了一樣地來回抽動,只覺得一陣陣高潮波濤般從我的饅頭屄裏發出,散遍全身,直至把我淹沒。

 

我癱軟在床上,而那沾滿淫水的拐杖仍插在我的陰道裏。就這樣不知過了多久,只覺兩腿間一震,原來老公已將拐杖拔出。

 

「哼,還說給我買的呢!原來你自己花五百多元買了一條大雞巴。」老公做生氣狀。

 

「你壞,你壞嘛……」我用手捶著老公。

 

拐杖雖被抽走了,但我的陰道仍一陣陣抽搐,彷彿它還在一樣,以後我自慰又有了一種新工具。

 

當我把一切清洗完,幫老公擦身體的時候,發現老公的龜頭上有一滴清亮的液體。

 

(三)

 

自從和老公玩上吃饅頭的遊戲後,我發現老公的精神好多了。一到晚上,他就叫著要吃饅頭,弄得兒子直問我:「爸不是剛吃完飯嗎?怎麼又要吃?」

 

我笑道:「你爸爸發現多吃饅頭能幫他恢復身體。」

 

「那我也吃。」

 

「吃吧!」

 

我順手拿起一個饅頭給了兒子。難道兒子發現了我們吃饅頭的秘密?這小子,小時候因偷看我洗澡,曾被我痛打過一頓。

 

老公的臉上笑容多了,身體似乎也有了恢復,常隱隱感覺腳有了知覺,也能坐起來了。看來精神力量也是不可忽視的啊!

 

老公的身體見好,我又把精力放在了雜貨店上。

 

這天早晨,我剛進完貨,正在店內收拾,聽到有敲門聲,是誰這麼早就來買東西?我打開門,只見門外站著一個滿臉鬍子的男人。他身材很高,身上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味道。我看他很面熟,但由於逆光又看不很清,也許是常過往的司機吧!

 

「你買什麼?」我問道。

 

「我……我不買什麼。」

 

這男人有些不自然。我看著他,總覺得在什麼地方見過。

 

在我的目光下,他有些驚慌:「我買包煙。」

 

他交錢拿起煙就要走。

 

「你回來!」他嚇了一跳,回過頭來。

 

就是他,那個該死的撞傷我老公的司機!他留了滿臉鬍子,一時我竟認不出來了。

 

我跑出櫃台,一把抓住他:

 

「你……你這個混蛋,你害得我好慘啊!」

 

我一邊罵著,一邊用拳頭打他。他卻一動也不動,直到我打累了扶著牆,他才摘下帽子,慢慢地說:

 

「是我,我才從監獄出來。」

 

「你來幹什麼,還嫌害我們不夠嗎?」我氣喘噓噓道。

 

他打開新買的煙,抽出一根,緩緩點著,深深地吸了一口:

 

「不是,我對不起你們。一年前我出車回家,發現老婆和村裏的會計睡在一起,我拿起刀就要剁這對狗東西,他們大叫起來,結果被大家攔下,我一肚子火,喝多了酒,結果出了事。」

 

我重新看著他:「說下去。」

 

「我被判了一年,賠了你家兩萬,老婆帶著剩下的家產和我離婚了。我無家可歸,所以出來了先看看你們,然後去結果那對狗男女。」

 

他咬著牙。

 

「然後呢?」

 

「再說吧。」

 

我有些害怕,一把抓住他的胳膊:「你不怕被判死刑嗎?」

 

「一個男人這樣活著有什麼意義。」

 

不知不覺中,我有些同情起他來,原來他也是個受害者。我拿出一隻燒雞遞給他:

 

「來,先吃點東西。」

 

又遞給他一聽可樂。他大吃幾口,又拉開可樂猛喝兩口:

 

「哈哈!做夢吃的都沒這麼香。」

 

我看著他那粗曠的臉及散發著男人氣息的身材,心裏有些慌亂,正趕上他向我看來,我忙低下頭。由於早晨上貨,出了一身汗,襯衣緊貼在身上,我又沒戴胸罩,只見胸前兩個紅點,順著呼吸上下移動。

 

他的呼吸有些急促,我站起來,向外推他道:「你快走吧,我永遠不想再見到你!」

 

他一伸手,我一下靠在他懷裏,一股男人氣味包圍了我,我的小穴竟微微發熱,我想推開他,卻渾身無力。他那有力的胳膊緊緊摟住我,我的心越跳越快,像要跳出嗓子,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那個男人用腳將門踢上,抽出一隻手鎖上,低頭向我吻來。

 

「天哪!這可是造成我不幸的罪魁禍首。」

 

我心裏這麼想著,可一股熱流卻順著兩腿流下,就像來月經時沒戴衛生巾的感覺一樣。

 

我左右躲閃,卻反而使奶頭和他的身體摩擦加重,使我渾身更加燥熱。我感覺到他那堅硬的陰莖直挺挺地頂在我的陰戶上,我終於崩潰了,不再反抗。他那毛茸茸的鬍子扎在我臉上、扎在我胸上,使我全身一陣陣顫抖:

 

「好人,快操我吧!我受不了啦!」

 

他一把扯下我的褲子,連內褲也撕開了,一雙大手伸向我那光滑的陰戶上。

 

「啊…………

 

他叫著扯開自己的褲子,就這麼和我面對面,將他的雞巴插了進來。

 

「啊……

 

由於角度不對,我痛叫起來。接著就有了一種新的感受,那是由於他的雞巴又粗又大,斜插進來,直接刺激我的陰核。我全身像過了電一樣,再也站不住了,一下子癱坐在地上。

 

他像瘋了一樣,一下將我推倒,我躺在地上,全身成了一個大字,他跪在我的兩腿間,用手抓著自己的雞巴,一下子送進了我的小穴。我全力配合著他,小穴一癢我就往前一送,一癢又一送。他的大雞巴像一隻靈驗的解癢工具,使我全身舒暢。他用兩隻手抓住我的兩個奶頭,身體大力向我撞擊著。

 

「啊…………

 

隨著他的叫聲,我只覺一股熱流衝擊著我的花心,我的高潮也同時到來,只覺陰道一陣抽搐緊緊裹住了他的雞巴,我們同時癱在地上。

 

過了很久,我推推他:「哎,我問你,在監獄裏你們怎麼辦?」

 

「有的傢伙就挑那年輕新來的,半夜爬到他們身上操屁眼。」

 

「真噁心。那你呢?」

 

「我進去那天正好有個哥們出獄,他是撞死人,判了兩年,臨走時他塞給我一張紙片,我一看是一張鍾x紅的劇照,當時我還納悶,他給我這個幹什麼?過兩天我就明白了。那晚我一手拿著照片,一手打手槍,幻想自己在操大明星。」

 

「臭美!那張紙呢?」

 

「出來前給了別人。」

 

「那你剛才想誰呢?」

 

「你猜。」

 

就這樣,我們光著身子坐在地上,聽他講監獄裏的種種怪事,我一點也不恨他了。

 

「以後找個工作,重新做人吧!」

 

「我非宰了那小子不行。」

 

「看看,你撞傷了我老公,剛才又操了我,我老公應宰了你才對。」

 

他不說話了,過了一會兒,他站起來穿上褲子:

 

「大姐,你真是個好人,我要到南邊去,重新幹,一定混出個人樣來!」

 

我也站了起來,摟住他:「以後娶個好媳婦再來見大姐。」

 

我們穿好衣服,他把剩下的可樂喝了:

 

「大姐,我永遠忘不了你。」我打開門,門外的陽光開始升了起來。

 

(四)

 

一天傍晚,我正在店裏忙,突然聽到一個大嗓門:「老闆娘,給你帶來點櫻桃。」

 

不用抬頭,我就知道來的是山東運輸公司的大老李和他的助手小張。他們常往南方跑,每次路過時,除了在這買些必需品,像電池、方便麵等,還常帶給我一些南北水果鮮菜。每次要給他錢時,他總是笑著說:

 

「行啦,老闆娘,讓俺抓一下你的奶子就行。」

 

「放狗屁。」

 

我一邊說,也一邊有意無意地向他挺挺胸。這些司機就是我們小店的財神,可不能得罪他們。

 

「呦,是大老李呀!快進來,還有這位小兄弟,來,喝口水。」我打開兩瓶汽水。

 

小助手提著一袋櫻桃:「大姐這是師傅給你的。」

 

「幹嗎這麼客氣,你就把這兒當個家,來回累了歇個腳。」我順手拿了一個櫻桃:「還真甜。」

 

「不如老闆娘的櫻桃甜,哈哈哈哈……

 

「狗嘴裏吐不出像牙。」

 

我一面把他們通常要買的東西挑出來,一邊問:「南邊天氣熱吧?」

 

「可不是,南邊發大水,路不好走,都耽誤了三天了。」

 

「那可快走吧,老婆都等急了,四十七塊二。」

 

「剛見面就趕我走?來,讓哥親一下。」

 

我往他臉前湊了湊,他的嘴在我臉上發出一個很響的

 

「好妹妹,這是五十元,甭找了。」

 

我目送他們上了車。過了一會兒,小徒弟滿頭大汗跑了回來:大姐,還有手電嗎?再來兩個。

 

「咦,你們怎麼還沒走?」

 

「發動機壞了,師傅正在修。」

 

我一看,天色已晚,估計不會有人上門了:「走,我跟你去看。」

 

只見老李光著膀子,渾身是機油,正趴在發動機上,我和小張一人一個手電幫他照著。

 

「媽的,缸墊壞了。」

 

「師傅,那怎麼辦?」

 

「修啊!」老張有些急了。

 

我忙說:「天這麼晚了,不如先把車推倒我家,你們哥倆洗個澡,踏踏實實喝二兩、睡一覺,明天一早送修理廠。」

 

老李點點頭:「只能這樣了。」

 

把車推回院裏,打發走幫忙的鄰居後,我和老公說了。

 

「那就讓他們睡西屋吧,你去收拾一下,再給他們燒點洗澡水。」老公道。

 

我忙去收拾房間,燒水做飯,伺候他們洗完吃完,我快累趴下了。

 

等他們都睡下,我燒了一大鍋水,準備好好洗一洗。自老公受傷後,我託人在東屋安了一個大浴缸,為老公洗澡方便,自己從沒用過。今天我也泡泡解解乏吧!

 

放了一缸熱水,我脫光衣服躺了進去,水像無數溫柔的小手撫摸我的全身,真舒服!我閉上眼,沉浸在這美好的享受中。

 

突然,『哢吧』一聲驚動了我的神經,我從牆上的鏡子看到,原來是小張正趴在窗前偷看。好小子,雞巴毛還沒長全,竟敢來偷看老娘洗澡!我心裏一動:何不趁機逗逗他?

 

於是我起來坐在浴缸邊,面對窗外,同時兩腿叉開,登在浴缸另一邊,我的陰戶整個呈現出來。我開始用肥皂輕輕地擦遍全身,當擦到陰戶時,我用中指一圈一圈地摩擦著大陰唇,慢慢地,我沉浸在這被窺的表演中。

 

我的陰毛已長出一厘米,我拿起老公的剃刀,開始將它們重新剃去。一下一下,鋒利的刀片在陰唇上滑過的感覺真好,難怪很多男人寧願用刀片也不用電動剃刀。

 

隨著我的『饅頭』越來越乾淨,我聽見窗外的喘息急促起來。我用水清洗了一下光滑整潔的大蜜桃,開始慢慢將剃刀刀柄插入陰道,輕輕抽動著。我斜眼看看窗外,那小子已經掏出雞巴來回套弄起來。隨著淫水的增多,刀柄已不過癮,我拿起一個洗髮水瓶子往小穴裏塞。瓶子太大,只放進瓶蓋,帶螺紋的瓶蓋在陰道口,刺激得我全身一緊一緊的,恨不得將整個瓶子塞進去。

 

正在我慾火中燒的時候,一個黑影帶著滿身酒氣衝了進來,大老李!我驚叫起來。快,讓俺幫你弄。我一指窗外,他忙答:「那小子,讓俺一腳踢回屋了。」

 

這時,我也顧不了那麼多了,一把抓住了他那大雞巴。只見老李兩眼噴火,龜頭暴漲,他一把將我推進浴缸,隨即撲了上來,水流了滿地。

 

他那粗壯有力的大雞巴在水的滋潤下,一下子刺入了我的小穴。啊!好爽!我就像那溺水的人一下抓住一個救生圈一樣,全身有了依靠。他那粗大的龜頭在我的陰道裏滑動,帶給我陣陣熱浪:

 

「啊……我的大雞巴哥哥……你操得我好爽啊……

 

老李一聲不吭,只顧埋頭苦幹。也許是他酒喝多了,也許是水的滋潤減輕了陰道對他的刺激,只見他滿臉通紅,卻射不出來。他的大龜頭像個活塞,在我的陰道裏來回抽動,我像在天上的雲中飄一樣,一起一浮,一個接一個高潮,從我的頭髮到腳趾頭一陣陣發麻。

 

只聽得『嘿』的一聲,我從空中跌了下來,兩腿間一空,一串水泡從小穴裏冒了出來。只見老李抽出雞巴,用自己的手一陣緊套,一道弧線滑過,直落在我的奶子上。我用手一摸,好熱好滑呀!

 

由於夜裏太累了,我直到中午才起床,出門一看,院子裏已空了。

 

「他們人呢?」

 

「他們去修理廠了。」老公說著拿出三百元錢:

 

「這是他們給的房錢。」

 

(五)

 

通過大老李這件事,我突然有了一個新的想法。一天晚上,當老公吃完饅頭後我跟他商量:每天小店有那麼多司機過往,我看咱們不如開個小旅店,多賺點,將來好帶你到大城市去看病。

 

「淑芬,你一個人又要照顧我,又要照顧小店,太辛苦了。」

 

「不,我能幹,為了治好你的病,我什麼都能幹。」

 

我躺在老公懷裏,像嬰兒躺在母親懷裏,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第二天,我從店裏提了兩瓶酒,兩個罐頭,又包了五百元錢,敲開了鎮長家的門,鎮長滿口答應下來。過了幾天,鎮裏通知我去辦手續,就這樣,我那小院又改成了小旅館。

 

旅館不大,一共有六間房,住客都是些過往司機及商販,每人每晚十五元管晚飯。我雖然每天關了小店又趕回家,做十幾二十人的飯,很累,但心裏卻很高興。

 

就這樣,我每天忙忙碌碌,晚上忙完倒頭就睡,實在沒有太多時間照顧兒子和老公了。

 

我正在給小店上板,兒子氣喘吁吁地跑來:「媽,老師讓你到學校去一趟。」

 

老師是兒子的班主任,一年前大學畢業自願來小鎮教書,大家都傳說他受過刺激,有瘋病。

 

「你去跟老師說一下,媽回家做完飯就去他那。」

 

回家做飯時我心裏忐忑不安,老師找我幹什麼呢?是不是兒子惹禍了?做完飯我換上身乾淨衣服,急匆匆地往學校去了。

 

當我趕到時,校園裏已空無一人,老師正在他那間辦公室兼臥室的小屋裏等我。他長的白白瘦瘦,乾乾淨淨,鼻子上架著一副眼鏡。

 

「我找你來,是為了跟你談談小強的學習。」

 

老師用手推推眼鏡:

 

「小強的成績最近直線下降,再這樣下去是不可能考上縣裏的高中的。」

 

「是是,都怪我,最近我光顧生意了。」我的語調像個小學生。

 

老師給我倒了一杯水:「先坐下,喝口水,我給你講一下我的計劃。」我機械的坐下,

 

「我準備每周給小強補兩次課,這樣到期末考試時他就能跟上進度了。」

 

「太謝謝老師了!」

 

我簡直不知如何感謝李老師了,

 

「另外,你們作家長的也要多督促孩子學習……

 

他的話音突然有些不一樣,我抬頭一看,原來老師的目光正掠過我的胸前。原來我穿了件低領襯衣,而胸罩將兩個乳房緊緊包住,形成深深的乳溝,從上面看下來,顯得很有誘惑力。

 

「你們家長要督促孩子做作業。」他終於把話說完,眼光卻有意無意地向我胸口又瞟了一眼。

 

我心一動:對呀!老師獨身一人來到我們的小鎮,為了孩子的學習這麼操心,我應該用自己的身體感謝他。想到這,我站了起來,一把抓住老師的手,同時身體向他靠過去:

 

老師,真是感謝您!」我看到老師的臉漲得通紅。

 

這時我將老師的手按在我胸前,同時伸手抓向他的褲襠。突然老師像瘋了一樣大叫一聲:

 

「你們這些壞女人!」

 

猛的把我推倒在床,一把撕開我的襯衫和內衣,雙手抓住我的奶子,像對待仇人一樣死死捏住。

 

「啊……

 

一陣劇痛,難道他真的有病?只見他精神越來越亢奮,抓住我的兩個奶子使勁搖晃,像要甩掉手中的兩團麵一樣。在劇痛中,一絲快感慢慢從乳房傳遍我的全身,難道痛苦也能帶來快感?我停止了掙扎,像個死人一樣忍受他的擺佈。

 

突然,他將我的裙子和內褲全部撕開,把我的手腳分別綁在床的四條腿上。我害怕了,他不會殺了我吧?只見他拿條毛巾,瘋了般向我全身抽來,一邊抽一邊罵:你這個臭女人!毛巾抽到身上火辣辣的痛,我忍不住大叫起來。

 

而我的叫聲和雪白肉體上的紅色傷痕,更激起了他的瘋狂。不一會,我全身佈滿了血痕,而那抽到陰部上的毛巾在帶來痛苦的同時也帶來了極強的快感,像一條有毒的蛇在我身上爬來爬去。

 

我扭曲著身體,嘴裏痛苦又快樂的呻吟著:

 

「啊……別打了……啊啊……不不……別停……繼續…………

 

小穴滲出的淫水和陰部的血水混在一起,火辣辣的刺激著我的陰核,我的軀體痛苦地在抖動,而身體裏慾火卻隨著傷痕向外發洩。

 

「啊……

 

一記重重的毛巾抽到我的陰唇上,我的高潮一下到來,全身軟軟的癱在床上,再也沒有一絲絲力氣了。

 

老師也打累了,只見他騎在我身上,一手將我的兩個奶子擠成一道溝,一手掏出他那小小的雞巴,在我的乳溝上來回抽動……不一會,他的精液噴向我的臉上、嘴裏,最後,他人也倒在我的身旁,昏睡過去。

 

我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文靜的老師怎麼會像個兇魔?我費力地掙脫手腳的捆綁,爬起身。我打開衣箱,想找件衣服遮體,卻發現一身女人的衣服,衣服裏還夾了一個日記本,我好奇的打開來。

 

原來老師上大學時和一個叫靜的女孩相戀,她和我一樣,是一個大胸的女孩。他們戀愛後有過性行為,但由於老師的陰莖小而且早洩,都沒能盡興,最後女孩嫌他是個廢物,離他而去。從此李老師懷著自卑的心理,仇恨一切女人,以至有些變態。

 

我理解李老師的痛苦,我給他留了個字條:「老師,我走了,我不後悔今天來。我回去後,一定督促孩子好好學習,謝謝你!另,並不是所有女人都像靜一樣,你一定能遇到自己的伴侶。」

 

就這樣,我帶著一身的傷痕和肉體上的滿足,穿著另一個女人的衣服回家去了。

 

(六)

 

自從開了小旅館後收入有了很大的提高,惹的鄰居眼紅,一時間,鎮上開了好幾家旅館,生意一下不行了。這天我正在雜貨店發呆,來了二個客人,前面那個瘦子沖我道:

 

「大姐,你們這裏有店住嗎」

 

「有,有」我忙回答,

 

「我家就有,一人一夜十五元,包晚飯」

 

後面那個胖子沖我一擠眼,

 

「嘿嘿,有雞嗎?」我一時沒有反映過來,

 

「雞?晚飯要有雞,最起碼一人20元」

 

他們哈哈笑著揚長而去。

 

我慢慢反應過來,是啊,這些跑長途的人成年累月在外,住店除了吃睡之外,他們還需要什麼?女人呀!想到這裏我開了竅,回家把我的計劃和丈夫說了,他聽了直搖頭:

 

「咱別幹違法的事」

 

「什麼違法,就是搞個卡拉OK唱唱歌嘛,」

 

不管他同意不同意,第二天一早我去百貨店,花二千元買了一個VCD機,一些OK盤,一個小電視,還有一對音箱,又花了幾百元買了幾個長沙發。回去騰出一間房,找人幫忙把線連接起來,我又跑到臨鎮招了二個洗髮小姐做服務員,講好不發工資,小費自掙。就這樣,我的小歌廳開業了。

 

隨著歌廳的開張,旅店的生意也好了起來,有時還發生兩撥客人為點歌及爭小姐而抬價的事。

 

一天那一胖一瘦兩個家夥來到我們旅店,提出用200元包我們歌廳一夜,真是個大戶,我求之不得,免得有些客人交五元十元唱個整晚。由於一個服務員臨時有事回家,當我安頓好兒子,就趕忙去歌廳幫助照顧一下。室內燈光很暗,我一進去,只見那胖子把小姐摟在懷裏,而那瘦子也在小姐的胸前亂摸,看我進來,他們都站了起來。

 

「坐下、坐下,你們接著玩,我來看看你們還需要什麼飲料嗎?」我轉身就要出去。

 

「老板娘,坐下玩一會兒嘛,」

 

胖子說道。也是,自從歌廳開業,我從沒有認真唱一個歌,正好今天沒什麼客人,我也放松放松,想到這,我拿起一個話筒,開始跟著電視畫面唱了起來。胖子拿起另一個話筒和我一起唱起來。瘦子小姐座到一個牆角,又開始動起手腳,隨著一首首情歌,我漸漸沈浸在音樂中,頭靠在了胖子的肩膀上。那邊瘦子的手已伸進了小姐的褲子裏,使勁的摳摸,小姐已經有些喘不過氣來。我裝作沒看見,繼續靠在胖子的肩頭唱歌,胖子的手也摟住了我的腰。突然,小姐一聲嬌呼,原來她的內褲被瘦子扒了下來。音樂繼續著,胖子的手也慢慢伸進我的懷裏。小姐的呻吟傳到我的耳朵裏,使我有一種自己的內褲正被扒下的感覺。

 

我的小穴開始濕了,由於那天我正來月經,也不知道流出的是血水還是淫水。

 

那邊,小姐的手已經伸進瘦子的褲襠,玩弄起他的雞巴,瘦子痛苦又刺激的叫了起來。這邊,胖子也把手伸向我的兩腿間。

 

「別動,我身上不方便,」

 

我一把打開了他的手。

 

「我不信,我見多了,每個小姐都在襠上夾塊布冒充,讓我摸摸!」

 

說著把我的內褲拽到膝蓋,一只手頑強的伸了進來。

 

又一股液體從小穴內湧出。

 

「我操,」胖子伸出手一看,

 

「真是血,倒霉倒霉,」

 

一邊罵一邊把手往沙發上抹。

 

那邊小姐已厥在沙發上,瘦子正在背後一下一下地操著她。胖子一看,也向那邊走去。

 

不知是剛才失血過多,還是性欲被挑逗起來,我的頭發昏,全身發軟,竟沒有站起來。只見胖子推開瘦子,掏出自己的雞巴開始操那可憐的小姐。

 

瘦子正在興頭上,卻被拽開,敢怒不敢言。一回頭,看我倒在沙發上,內褲脫了一半,以為胖子剛幹了我,挺著雞巴就過來了。沒等我張口,他那堅硬的雞巴已經挺進了我的小穴。又一股熱流湧出,卻被他的龜頭擋住,隨著他的來回抽動,那股熱流也在我的陰道裏來回流動。我的全身發抖,緊緊抱住他,兩條腿也緊緊地夾住了他。

 

瘦子的雞巴被我的陰道緊緊地包裹著,艱難的抽動。他的每一下抽動,都從我體內帶出一股熱流。我從未在經期做過愛,原來感覺也這麼好。那邊胖子已經射了精,將小姐扔在一邊又跑了過來,雙手抓住我的乳房,使勁的揉著。在他們的上下夾攻下,我一下達到了高潮,只覺一股又一股的熱流從我的小穴湧出,我的頭更昏,全身更軟了。

 

瘦子在幾次大力抽動下,終於射了精,他剛將雞巴拔出,只見一股紅紅白白的液體從我的小穴噴出。嚇的瘦子大叫起來:

 

「不好了,大出血。」

 

我有氣無力地沖他擺擺手:「不是大出血,是來月經了。」

 

(七)

 

天漸漸冷了起來,轉眼春節就要到了。往年這時候,老公都帶我和兒子回他的老家去探望父母。去年春節由於車禍,我給他家去了封信,告訴他們由於生意忙,暫不回家了,並隨信寄了五百元。今年元旦剛過,就收到他舅舅的來信,說老公的父親身體不好,想看看兒子和孫子,讓我們全家過年一定回去。我一看,不能瞞下去了,只得給老舅去信,把老公受傷和我們目前的情況說了說。

 

臨近春節,天又有些小雪,小店已經沒有什麼客人。兒子到縣裏上學駐校,不經常回來。這天我正在家做晚飯,就聽見有人叫老公的名字,我抬頭一看,是老舅。兩年沒見,他見老了,頭發都白了。我忙過去,把他招呼進屋,老舅一看老公的樣子,眼淚就下來了。要知道,老公從小就和他最親,兩人長的也很像。老公一看,忙安慰他:「舅,我不礙事,我的腿能動,」

 

確實,最近老公的腿能有一些感覺,也稍稍能動。趁他們倆聊天,我到東屋收拾出來,又到廚房炒了兩個菜,燙了壺酒,端進屋,在炕上支了桌子。

 

「來來,你們爺倆邊喝邊聊,」

 

「淑芬,你也座下,舅敬你一杯,」

 

舅在兩個杯子倒上酒,

 

「真難為你了。」

 

我喝了這杯忙說,您先喝著,我再去炒倆菜。結果這酒喝了三小時,老公醉的一塌糊塗,頭一歪在床上睡著了。我忙把也喝多了的老舅晃晃悠悠地扶進屋,安頓睡下。

 

夜深了,雪越下越大,我被凍醒了,往外一看,北風吹著大雪漫天飛舞。我忙找出一床被子給老公蓋上。一想老舅的被子也薄,忙起身,翻出條被子,披在身上,給他送去。一出門,寒風吹的我渾身打顫,大雪花劈頭蓋臉向我襲來。我跑到東屋,一看,老舅鼾聲震天,睡的正香。我把被子給他蓋上,開門准備回去,一股冷風吹來。壞了,我來時披著被子,就穿了一身內衣褲,回去非凍死不可。我忙關上門,身上凍的起了一身雞皮疙瘩。我想都沒想,一下掀起老舅的被子鑽了進去。好暖和,鄉下人睡覺都不穿衣服,老舅也一樣。他被我冰冷的身體刺激一下,翻了個身,又接著打起呼嚕。漸漸我的身上有了熱氣,正准備起身回自己屋,老舅的一只胳膊壓在了我的胸上。壓的我喘不過氣,一絲快感從乳房傳來,心裏一陣慌亂。我忙輕輕的將他的手移開,不想他整個人卻向我胸前壓來,我的兩個奶子被擠壓的分向兩邊,剛才那一絲情欲一下傳遍全身,我不由自主的摟住了老舅。

 

有那麼一刻,我覺得自己摟住的就是老公,他們的相貌、聲音乃至鼾聲都那麼一樣,我仿佛回到了和老公做愛時的情景。我的手伸向他的下體。哇,老舅的蛋可真大,我的手像托著兩個雞蛋,我輕輕的捏搓著,亂倫的想法,刺激的我全身起了一層顆粒。慢慢老舅的陰莖硬了起來,可能由於晚上喝酒太多,他仍睡的很死。

 

我慢慢退下自己的內褲,用他的龜頭在我的陰唇上輕輕摩擦,就像以前用黃瓜自慰一樣。我的淫水不停的往外流,可望有東西進入。由於老舅面對我,陰莖無法進入,只能在陰道口周圍,急的我一把推開他,把自己的中指和食指塞進陰道,軟軟的濕濕的熱熱的,手指的感覺真好,難怪男人們愛操逼。我用另一只手套弄著老舅的雞巴,老舅大概在夢裏感受到性的刺激,開始呻吟,同時雞巴更硬了。隨著陰道口的張大,兩個手指頭不管用了,於是我將五指並在一起,向小穴插去,同時幻想著老舅正在操我。另一只手也加快了速度。我感覺情欲的高潮在我的體內積蓄、積蓄,我的全身發脹,我一使勁,整只手都進了自己的身體。一時間仿佛我的身體我的思想都沒有了,只剩下了兩只手,一只在我的陰道裏,一只在老舅的雞巴上。只聽得一聲歎息,老舅的雞巴在我的手上開始跳動,他射精了。隨著他的搏動,我只覺得自己像一片羽毛,輕飄飄的,什麼都不知道,我也高潮了。

 

過了一會兒,我睜開眼,看到老舅翻了個身繼續睡著,我忙躡手躡腳起身,跑回自己的房屋。

 

(八)

 

老舅在家住了二天,看看我們的生活,也放心了,起身回家了。

 

送走老舅,我覺得頭發昏,全身無力,我知道那天從老舅房裏出來受了涼,我病倒了。在床上躺了一天,渾身發燙,腦子裏盡是幻覺。幸好小強已經放寒假了,可憐他一個十五歲的孩子,照顧我們兩個躺在床上的病人。

 

晚上,我只覺得全身一陣陣發冷,像掉進冰窖:「強,給媽拿個熱水袋,」

 

兒子拿了熱水袋飛快的跑來,放在我懷裏。老公在一邊握住我的手安慰我:「沒關系,出出汗就好了。」

 

我只覺得身體越來越冷,我快要死了,這個念頭在我頭腦了一閃而過。

 

「強,到媽身邊來,讓媽好好看看你,」

 

兒子輕輕的坐在我身邊,一言不發,

 

「強,媽怕不行了,媽走後,你要好好照顧爸。」

 

兒子握住我的手:「媽,您沒事,您只是感冒,」

 

不知為什麼,死的感覺在我的腦子裏越來越強烈,

 

「兒子,來,到媽的被子裏,讓媽再抱抱你,」兒子和老公的眼淚都流下來了。

 

兒子順從的脫下外衣,躺在了我的身邊。自從出事後,我的全部身心都放在老公身上,忽略了兒子,現在一看,兒子真的長大了。他那軟軟的鬍鬚,寬寬的肩膀,真的和他爸爸一樣。我用手輕輕摸著兒子那微微突起的喉結,

 

「孩子,抱緊媽,媽好冷,」

 

兒子用他那有力的胳膊將我緊緊摟在懷裏。他的體熱傳到我的身上,我感覺不那麼冷了。我翻了個身,想讓兒子幫我暖暖冰冷的後背。兒子的雙手從背後摟過,放在我的胸前。我感覺一股熱流從他的雙手透過我的乳頭向我全身襲來。兒子由於第一次接觸到女性的身體,身體也起了反應。我感覺一個硬硬的東西頂在我的肛門上。一股熱流順著屁眼傳了過來,兩股熱流在我體內相撞、融合,圍繞我周身,我感覺舒服極了,我的好兒子。

 

我轉過身,用手抱住兒子,老公微笑地看著我們。

 

隔著內褲,兒子硬硬的雞巴,一跳一跳的頂在我的小穴上,像針紮一樣。我的淫水隨著他的跳動流了下來。也許是我燒糊塗了,兒子在幻覺中變成了老公。我伸手抓住了他的雞巴,他那處子的雞巴在我的手中堅挺著,龜頭滲出了一絲絲愛液。

 

兒子也在性欲狂潮中迷失了自己,他一手繼續抓住我的奶子,另一只手伸向我那濕濕的的陰戶-他出生的地方。他的手在我的陰部瘋狂的轉動,全然不管什麼陰唇陰核,尿道陰道,他的手指像一只油鍋裏的泥鰍,見到洞就要鑽,我被他扣的又痛又癢又酸又麻,我的小穴能給別人,為什麼不能給我的兒子,我那費盡辛苦從小穴生出的親生兒子呢。

 

我仰面躺著,將兒子搬到我身上,我要讓兒子操我,這個念頭在我的頭腦中瘋狂的閃現,我用手扶著他的雞巴,引導他進入那他曾經到過的地方。進來了,進來了,我的陰道顫抖著迎接著兒子,兒子的撞擊使我的奶子一上一下的震動,我用雙手抓住自己的奶子,大叫:「好兒子,操我,使勁地操媽,啊,啊,」

 

兒子的精子像熾熱的岩漿,噴在陰道裏。我的陰道一跳一跳,吸收著他的熱量,我的全身大汗淋漓,感覺一陣輕鬆。

 

「哦,兒子,媽的好兒子」

 

我轉向老公,老公向我點點頭,他兩腿間的褲子高高鼓起。

 

兒子治好了我們倆人的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湳里

阿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姍姍
  • 從山陰道上行
    山川自山映發
    使人 接應不暇

    每逢佳節肥四斤
    乾媽店賞陰之旅熬了一晚睪湯補足登頂乳山消耗的激素
    緊急戰況
    精神抖擻兩顆在外島多時 喀了一聲 別吵老鼠要取親 熄燈後再開精舍準備澡堂要用的齋飯







  • ?
    唉~還是感謝捧場啦。

    阿伯 於 2017/02/02 07:5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