珊瑚珠00.jpg  

珊瑚珠

 

自然界對兩性有很多不公平的地方。美好的性事可以讓女人珠圓玉潤、容光煥光,美容又養顏;而且......越做越想做。男人也很喜歡性事,只是男人的性力卻遠遠弱於女人,於是飛蛾撲火,男人歡愉的後果必然精盡人亡。

 

精盡人亡是男人生命中最高的境界,祇有少數男人有能力如此,他們即使身故,也仍然讓女人念念不忘,畢竟他們努力過。

 

大多數的男人總不能讓女人滿意,他們想精盡人亡也沒有機會。諷刺的是,無能又早洩的男人讓女人失望與怨嘆,但卻可以長壽。

 

除非……

 

歷史上志在四方的男人其實都是性事的逃避者,明成祖生前最後幾年年年北征,他藉殺戳來填補性無能的空虛。宣稱要馬革裹屍的馬援應該也是如此,成吉斯汗晚年不斷的征伐也是如此,更不用說七次下西洋的鄭和,就因為他沒有雞雞才能常年生活在海上。

 

真正有本事的男人一定戀家,眷戀女人,一定兒女情長。他想走,女人也不會讓他走。

 

事實上他也走不了,他會慢慢被榨乾、吸乾,最後像灘泥般的死在床上。那是值得驕傲的安樂死.......雖然死的很痛苦。

 

歷史上有個大名鼎鼎的人物,繼張騫通西域後,他經營西域二十餘年,歷史對他讚不絕口,然而偉大的事功背後其實並不很光彩。

 

沒錯,他就是班超(32102)。

 

班超發跡的很晚,早年一直屈就小吏,四十二歲那年隨奉車都尉竇固遠征匈奴,職稱是假司馬,中下級的軍官,然而他是一個組織和軍事的天才,不久他就嶄露頭角。往後二十幾年,他一直留在西域,從事他的偉大事功。

 

四十二歲才投筆從戎當個中下級軍官,班超不可能帶妻、子從軍,從出門的那天起,一直到死,他再也沒見到他的妻子。

 

歷史沾沾自喜地訴說著他的事功,卻從不提原本家貧的班家,在他走後妻子如何扶養兒子,如何過日子。

 

班超六十五歲那年被封為定遠侯,那時他人仍遠在西域,五年後老病交迫才回到首都洛陽,那時老妻已死,朝廷送他一個射聲校尉的官爵,一個月後他也死了。

 

班超的志業由最小的三兒子班勇繼承,班勇是班超在西域和疏勒女人生的。

 

班超的大兒子班雄承襲定遠侯的爵位,他曾任屯騎校尉,後來升任京兆尹。

 

清河王劉慶(78-107)看上班家的勇武,把二女兒劉堅得94?-130)許配給班雄的兒子班始。

 

劉慶是東漢章帝劉炟的長子,早先被立為太子,後來他娘爭寵失敗,他的太子頭銜被拿掉,改封為清河王。章帝死後帝位由不滿一歲的異母弟劉肇繼承,史稱和帝(89-105)。和帝在位十七年死去,幼子劉隆即位不久夭亡,史稱殤帝。和帝絕嗣,群臣擁立劉慶的長子劉祐(94-125)接任,是為安帝。安帝即位後把五個姐妹由郡主提升為公主。劉堅得被封為陰城公主。

 

劉堅得十幾歲就嫁到班家,一開始除了嬌縱以外,夫妻兩人倒也相安無事。後來公主年紀越大,胃口也就越來越大,房第上的需索讓班始疲於奔命、力不從心,幾年後就無力應付了。

 

難耐寂寞的公主祇好自己想辦法,一開始她還想給班家一個面子,找班始的兄弟下手,誰知班家兄弟個個不中用,四五個兄弟湊起來都不能讓公主吃個半飽。

公主祇好把紅杏伸出牆外,可惜敢摘的人不多,而且拋頭露面勾引男人到底不方便。

 

有好幾年的時間公主一直處於半飢渴的狀態,當然脾氣就越來越不好了,班始每天都看著公主老婆的臉色過日子。

 

後來公主把眼光收回來,轉向家中的奴僮。沒想到用過後大為滿意,官宦人家奴僮上百,年輕力壯的隨便挑也有十來個,從此開始班始的惡夢,公主每天不下床,讓奴才們排隊上床侍候。班始的綠帽戴的很窩囊,在家隨便一轉,看到的個個都是奸夫。

 

隨知公主變本加厲,追求更高的剌激,她和奴僕淫樂時要班始跪在床前欣賞。歷史上有很多皇帝也有這種嗜好,喜歡公然宣淫,他們和后妃恩愛時會要近臣觀賞,心胸開濶的皇帝玩累了還會要觀眾接手,君臣同樂。

 

公主享受暴露的不倫與剌激,也糟塌了沒用的男人。

 

老頭知道有些已無法勃起的男人看到自己的妻子和別的男人姦淫會興奮,也能短暫勃起。或許班始也會勃起,或許他也有戴綠頭巾的肚量。

 

然而後來公主覺得一個人看不過癮,要班家兄弟一起跪著看。幾個月後忍無可忍的班家兄弟一擁而上,把公主和姦夫殺了。

 

第二天皇帝下令班家兄弟全部綁到河邊腰斬,女眷……當然沒入內庭,班家男人不行,女人可很有氣質呢!

 

同血緣的兄弟姐妹中,男的如果早洩,女的通常也很快就會高潮,對性也就特別有興趣,是男人床上的聖品。班家的女人在兩漢宮廷中出過班婕妤和班昭兩個有名的女人。

 

老頭插嘴:班婕妤是西漢成帝妃,算起來是班超的祖姑;班昭是班固、班超之妹,十四嫁曹氏,早寡。沒入後宮後,被稱曹大家。讓她歷史留名的是她寫了女戒,班固死後接續完成漢書。

 

 

《後漢書》班超傳:

 

班超長子雄。雄卒,子始嗣,尚清河孝王女陰城公主。主順帝之姑,貴驕淫亂,與嬖人居帷中,而召始入,使伏床下。始積怒,永建五年,遂拔刃殺主。帝大怒,腰斬始,同產皆棄市。

 

陰城公主這檔事讓很多男人痛心。其實不能怪赤免馬,赤免馬祇能讓呂布和關公這種英雄騎,呂布死後遇上關羽是赤免馬的幸福。如果潘金蓮一開始嫁的是西門慶,她不會是歷史上的淫婦,她也會幸福的過一輩子。不過,她如果嫁的是武松,她會死的更快。武勇的武松一輩子未曾娶妻,面對嫂子挑情的大義懍然,應該是有很嚴重的內憾。他的外表雖然和哥哥武大郎截然不同,但同胞兄弟的性力應該沒有不同。祇要潘金蓮一出牆就會被他打殺,水滸傳裡的閻惜姣就是個明顯的例子。102.09.18初稿

    阿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