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0624-厚葉石斑木-實6.jpg

厚葉石斑木的果實     

 

前陣子看到第四台播報新聞公然把「草泥馬」朗朗上口,感到非常奇怪,明明那種動物有個名字叫羊駝(或駝馬),「草泥馬」是「肏你媽」的諧音,電視台不可能不知道,卻硬跟著業者瞎稱羊駝為草泥馬,真不知是什麼心態?也沒看到衛道人士跳出來講句話,大伙還真是肉麻當有趣呢。另一方面,媒體和衛道人士對一些我兒時耳熟能詳的台灣鄉土俚語,如「瞎咪碗糕」、「瞎咪小」卻表現出相當不友善的態度,認為是髒話,真不知媒體的標準何在?又髒在哪裡?

 

台灣的媒體常常表現的幼稚、無知又民粹,台灣很多民俗背後的意涵並不妥當,無知的媒體卻常常炒做渲染,民眾與政府也盲目的呼應與,實在非常不可取。譬如說:點天燈與送王船都是早年先民送亡靈回原鄉的一種儀式,通常都是因為地方不平靖,以為是身死異鄉的同胞亡靈作祟。甚至死者的死因跟鄉民有直接、間接的闗係(漢番相殺、閩客械鬥、漳泉械鬥、謀殺旅人),於是做賊心虛的做法事超渡他們,於是用紙船或紙燈送他們回原鄉,以免他們留在地方,造成鄉里不安寧。

 

當年「純樸」的先民為了怕亡靈作祟,對付漢人亡靈用送王船、點天燈和中元普度,對付番人亡靈則將他們當做地基主來拜。

你想這種儀式值得推崇嗎?送了幾十年難道還沒走光,勇敢的台灣人就如此的勇敢和迷信嗎?

然而最最不可取的是賽夏族的矮靈祭,那是一段不光彩的歷史,更是一個幼稚無恥的祭祀。

 

苗栗南庄鄉東河村向天湖周邊是賽夏族主要的聚落,目前每兩年舉行一次矮靈祭,和花蓮阿美族的豐年祭一樣,已經成了台灣一個著名的原住民活動,祭典的由來其實大家都已耳熟能詳。祇是沒人指出這個活動並不妥當。

 

台灣的賽夏族分為南北兩支,南支早年散居苗栗、公館、三義、南庄一帶,目前僅以南庄東河為主,其他地方的族人數百年來與其後入墾的客家人混居,逐漸漢化(客家化),表面上是客家人卻帶著賽夏血統,甚至根本就是賽夏人。北支早年散居新竹、關西(馬五督)、湖口、新埔、竹東(蕃仔社)、北埔(大坪、內坪)等廣大區域,其後平地族人先後與平埔族及漢人爭鬥失敗,大部份漢化,小部份退入山中。惟山地族人也不敵強鄰泰雅族,多次衝突失敗後,兩族採通婚方式和平共處。目前南支主要居於新竹縣五峰鄉,與泰雅人混居。

 

關於賽夏族起源的說法,因族人本身無文字可以記錄,數百年來僅藉口耳相傳,其後由漢人、日本人以其文字記錄留存,以致目前流傳下來的有很多大同小異的版本。歸納後大致如下:

 

很久很久以前祖先本來住在海邊的平地,後來發生大海嘯,所有的人都淹在水中。有一對兄妹,哥哥叫Ebe-nabon,妹妹叫maja-nabon,兩人抓著織布機漂到一個小島,後來海水退了小島變成高山,就是現在的大霸尖山。兄妹兩人從此在大霸尖山生活,他們是賽夏的始祖。

 

兄妹兩人不久就婚媾成了夫妻,他們生了一個小孩。夫妻兩人覺得祇有他們兩人在世上沒意思,於是就把小孩殺了,刴成肉塊丟入水中,每塊肉丟到水裡都變成一個人。Ebe-nabon給這些人不同的姓,從此他們繁衍成賽夏族的各支族。有塊肉丟的遠,變成人後沒趕上Ebe-nabon的分姓,他們就是泰雅族,泰雅族人一直沒有姓。

 

Ebe-nabon把兒子的肉塊丟完後,又把兒子的腸子丟到水中,腸子也變成了人,他們是後來的客家人。因為他們是腸子變的,所以壽命都很長。

 

以上是賽夏族口耳相傳的族人起源的故事。故事裡隱約交待,賽夏族和其他山地及平埔各族一樣,可能都是由南方漂流而來的馬來人,所以至今很多台灣人始終不肯承認他們是中國人,因為他們真的不是中國人,可是他們又不敢承認自己是早年被外族稱為番仔的後代,和菲律賓人、印尼人才是同胞。於是他們還是自稱番藷仔,偏偏那個東西並非台灣原生土產,番藷也是漢人引進台灣的。

 

含混的賽夏神話裡有很多疑點,Ebe-nabon兄妹變夫妻後為什麼祇生一個兒子?如果兩人中有一人不育,應該一個兒女也生不出來。如果兩人都能生育,那麼以當時的時空背景,應該會生很多子女。另外最不可思議的是,為什麼Ebe-nabon要殺自己的兒子?

 

中國古藉「呂氏春秋」恃君覽篇中記載:「昔太古嘗無君矣,其民聚生群處,知母不知父,無親戚兄弟夫妻男女之別,無上下長幼之道。」中國古藉的文字文雅又含蓄,其實清楚的道出,遠古時期人類和畜牲一樣,交媾不會在乎上下長幼的關係,也就是說在那個莽昩的時期,同胞相姦、親子相姦是最方便,也最可能的。當然那是在中國歷史三皇五帝以前的時期,距今沒有一萬年,也有八、九千年了。

 

賽夏神話承認族人是始祖Ebe-nabon兄妹相姦的結果,卻隱藏了後一段兄弟相殘、母子亂倫的一幕。Ebe-nabon夫妻所生的兒女絕對不祇一個,但長大後男孩為了爭奪交配權及領導權,兄弟相殘的結果最後祇剩一個。被爭奪的對象,其實就是他們的母親和姐妹們。年老的Ebe-nabon其實在爭鬥中跟本就被排除在外,誰知倖存的他眼看妻子投入兒子的懷抱,因醋生恨,最後能趁兒子不備襲殺了兒子。但兒子已留下後裔,那是兒子和母親及姐妹所生的,所以神話裡這些人都說成是兒子的血肉變成的。

 

殺死兒子後,孫子都還小,Ebe-nabon又取回的掌控權,妻女們把小孩扶養長大。長大後的孫子們事實上也是兩兩婚配,但在Ebe-nabon主導下,從此賽夏族視亂倫為天大的禁忌。Ebe-nabon給每個男性孫子每個人一個姓,嚴格的規定同姓不婚。這個禁忌在母系社會雜交的原住民中特別突出,反而顯彰了神話中刻意隱暪的那件事。

 

賽夏的創世神話還把泰雅人和客家人納入,也是相當有趣的一件事。事實上賽夏是個弱勢部族,早期在平地和平埔族鬥爭失敗退入山中,其後與泰雅和客家的爭鬥也都失敗。失敗後的賽夏人為了生存,主動或被動採行了中國漢朝的和親策略,把族裡的美女嫁給外族,以換取和平共處的生存。泰雅人、客家人接受了,所以被賽夏人認為是兄弟,編入神話。平埔族沒有接受,原因不得而知(可能是早年兩族相互間的殺戳造成血海深仇,最後還被迫離開家園逃到山上,所以賽夏視平埔族為世仇,不與其通婚;就像早年台灣閩客先民也因相同原因絕不通婚一樣)。但另一個接受的強鄰矮黑人卻遭到賽夏人的暗算,消失在台灣島上。據賽夏人的說法,是因為矮黑人秉性好淫,屢次姦淫賽夏婦女。但是賽夏人本來就是以婦女換取鄰族的和平相處,泰雅、客家都如此,為何矮黑人遭到滅族的命運,歷史沒有留下答案。不過不管矮黑人是強暴者還是客兄,無知的賽夏人因為隔年作物欠收,以為是矮黑人的亡靈作祟,從此開始祭拜矮靈。這樣的一個祭拜客兄活動,值得推廣宣揚嗎?

 

關於賽夏人的紋面也是一個可悲的烙印,早先賽夏人並沒有紋面,紋面的祇有泰雅族。泰雅神話交待紋面的由來是因為當初始祖也是兄妹兩人,礙於血緣不好婚媾,於是妹妹就紋了面當成另一個以便做哥哥的新娘。

 

原本泰雅是唯一紋面的一族,後來因為泰雅人三不五時出草獵人頭,常常會殺了賽夏人。甚至殺了嫁給泰雅人的賽夏婦女的親人。由於老婆的抗議,泰雅和賽夏兩族多次協商,最後的結論是:泰雅人要賽夏人乾脆也像他們一樣紋面,這樣就不會造成誤殺。為了保命,賽夏人從此就跟著泰雅人一樣紋面了,根據日本人留下的記載,一開始賽夏人不會紋面,還找泰雅人來教他們如何紋面。

 

至於賽夏人為什麼說泰雅人沒有姓呢,那是因為早年泰雅族為半母系社會,女人雜交配偶不定。為了分辩起見,在命名上採用父子連名。講究血緣嚴禁亂倫的賽夏不知原因,才會以為泰雅人沒有姓。101.12.14初秥

 

 

賽夏點滴

 

# 賽夏是台灣原住民平埔九族、山地十族中,人數第二少的。

 

# 賽夏大略可分為四支:

 

第一支系主要分布苗栗南庄鄉東河村、逢萊村、南江村及泰安錦水村。包括大東河社、獅頭驛社、竏萊社、八卦力社等。

第二支系分布於新竹五峰鄉大隘村,僅大隘社。

第三支系分布於五峰花園村及桃山村。包括十八兒社、茅圃社、埤來社等。

第四支系分布於苗栗獅潭鄉百壽村,包括馬陵、坑頭、崩山下等社。

第二、三支系為北部群或稱大隘群,第一、四支系為南部群或稱東河群。

 

台灣通史:「唐貞觀年間,馬來洪水,馬來人浮筏避難,漂至台灣西部。多進海澨,以殖具種。」連橫推估目前台灣的原住民(包括平埔和高砂)是在唐貞觀年間漂至台灣,由北南下者為蒙古系(琉球系),由南北上者為馬來系,棲於台灣西部平原各地。接近苗栗的中港、後龍、通霄、苑裡、大甲等地皆是當年平埔道卡斯族的棲地。竹塹的賽夏是由中港、後龍遷來。故被推定為道卡斯族的支系。

 

# 五峰的泰雅和賽夏、尖石的泰雅、苗栗泰安的泰雅、南庄的賽夏,都奉大霸尖山為祖先發源之地。有一派的學者認為賽夏本是平埔道卡斯族的一支,因與同族鬥爭失敗,殘存族人逃入山中,在泰雅的棲地生活,接受了很多泰雅習俗與文化。而後客族進入山區,賽夏又倚客族對抗泰雅。

 

# 人類學家說,太平洋西岸一系列的火山島嶼,包括日本、琉球、台灣、菲律賓、印尼等屬於火山錐的花綵列嶼,島上的原始住民都是一種「矮黑種」的民族,迄今祇剩菲律賓、印尼尚有留存,其他地方均已滅絕,菲律賓推估目前約有四、五萬人。

 

日人伊能嘉矩一九一八年來台研究台灣原住民文化,他後來在日本東洋時報發表「台灣的烏鬼番」指的就是矮黑人。

 

矮黑人的傳說同時存在於泰雅、賽夏、布農、排灣和鄒族裡。

 

# 賽夏的祭典:巴斯達隘祭(矮靈祭,兩年一小祭,十年一大祭、朱姓主持)、祈天祭(三月十二至十五)、祈晴祭(由夏姓和解姓主持)、祖靈祭(靈蛇)。

 

# 有射日傳說的原住民包括:泰雅、賽夏、布農、鄒族、魯凱、排灣等族,幾乎遍佈台灣全島,似乎顯示台灣曾經經歷過很長的一段久旱不雨的日子。

 

# 日人宮本延人著「台灣的原住民族」說賽夏有十九姓。『台灣省通誌』謂有十七姓。包括:朱、胡、趙(豆)、夏、高、風(楓、酆、東、張)、錢(潘)、詹、解、章(梓)、絲(獅)、日、根、芎、血、膜。秋姓和張姓是漢童被賽夏收養的。北賽夏以朱姓為主,趙姓為輔,南賽夏以風姓最多,但仍以朱姓為領導。

 

# 賽夏為禁止同姓結婚,存世的傳說中編出芎姓因違反禁忌,全族死亡,僅餘一幼子由風姓收養的故事。

 

# 生於清同治五年的賽夏總頭目趙明政(達路吾茂)之女居瓦斯達路嫁姶客家人李傳慶之長子李金文,一九二○年春,其和婆婆李徐新妹在山上採草時被石鹿社泰雅人獵人頭。其後賽夏、客族勾結日人對泰雅展開多次攻擊,雙方互有勝負,至一九二六年兩族在日人主持下合解。

 

# 一九三○年的霧社事件,日人利用新竹苗栗的泰雅和賽夏協助攻打霧社泰雅(賽德克)。

 

# 客家人黃祈英娶南庄賽夏頭目梓加禮之女為妻,後接任賽夏頭目(詳見拙作:當了賽夏頭目的客家人黃祈英)。

 

 

 

賽夏的獸交傳說

 

 

一、女人與公鹿

 

一個賽夏少女被父親派去看守旱田,少女帶了幾個嘴琴出門,晚上卻沒帶回來,又要求父親多做幾個給她。往後天天如此,過了幾天,父親感覺奇怪,拿著弓箭偷偷跟著少女出門。

 

少女快到旱田時,拿出口琴吹著,不久芒草叢裡就有回應,少女就進入草叢裡。接著父親聴到芒草裡發出沙沙的聲音,父親撥開芒草,看到少女趴在地上,一頭公花鹿正壓騎在她身上做著羞恥的事。躲在暗處的父親用弓箭射死了花鹿。花鹿中箭後,少女查知有異迅速穿上衣服離開。

 

父親把鹿殺了帶回家,把鹿肉給少女,少女不要,給她鹿肝,她也不要,最後少女開口要鹿的陽具。

少女把鹿的陽具藏起來,晚上要睡覺的時候才拿出來把玩。白天當髮簪插在頭上,後來有一天少女過河時,不小心把那東西掉進水裡,竟然變成了螃蟹。

 

後來少女的肚子漸漸大了,家人都感到羞恥。於是母親騙女兒到山邊,假裝幫女兒梳理頭髮捉虱子,竟趁機把女兒推落山崖,女兒墮崖後肚子裂開,從裡面跑出山豬、百步蛇、蚯蚓、鹿、魚、蜻蜓、蝴蝶。

原來少女很淫亂,她的情人不祇公鹿

 

 

二、女人與蚯蚓

 

從前有個賽夏少女,已經二十歲了還沒有丈夫。她每夜坐在矮凳子上紡麻,常露出瞹眛的笑容,不久大家就覺得奇怪。有一天少女出門,她的母親偶然看到凳子中間有個洞,用木蓋蓋著。母親好奇打開一看,發現裡面有一條很大的蚯蚓,這時母親才知道少女坐在凳子上露出愉快表情的原因。母親就用熱灰殺死蚯蚓,也把凳子丟掉。

後來女身肚子大了,她的結局和前面公鹿的結局一樣。崖殺是賽夏對通姦女人的懲罰。

 

 

人類自古以來,女人會找上狗狗與之交媾獸姦,公鹿和蚯蚓都不可能有興趣與或有能力女人性交。賽夏不會沒有狗,卻編出如此的故事,背後的意涵為何?或許故事的真相是處於弱劫的賽夏男人雖然不時得藉女人求取和平,卻打從心裡極端厭惡女人與外族姦淫,除以殘酷的崖殺對付與外族姦淫的女人,還編出故事警惕後人。這兩個故事和矮靈祭中矮黑人的故事似乎顯示賽夏男人對自己相當沒有信心。101.12.14初稿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湳里

阿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