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濕婆夫妻 

印度神話中的濕婆夫妻 

 

「摩羅衍那(摩羅傳)」和「摩訶婆羅多(印度人的歷史)」是印度雅利安人的兩大長篇史詩。不同於希臘羅馬神話的宏偉,甚至也不如埃及神話的曲折,從這兩篇印度史詩可以看出當年印度人的先民是多麼的「純樸」,幾乎毫無掩飾的揭露先民的男無能、女淫亂,不像虛偽的中國人和台灣人懂得做假,懂得睜著眼著講瞎話

 

註:雅利安是如今的印度人,創在古印度文明的古印度人在雅利安人入侵後幾乎被滅絕。

 

「摩訶婆羅多」敘述北印度俱盧王族爭奪王位的故事,對印度的婚姻和性活動有相當的揭露......

 

話說當福身王在位時,有一天年輕的福身王在恒河邊邂逅了一位美麗的少女,他對她一見終情,兩人短暫相聚後就向她求婚。少女表示如果國王可以不干涉她想做的任何事,她可以答應嫁給他。福身王一口答應,於是兩人就成婚了。

 

神話說少女其實是恒河女神化身來凡間遊玩。婚後女神為福身王生了一個兒子,取名毗濕摩。過了幾年女神厭倦了凡間生活,拋夫棄子回到天上。單身的福身王在又在閻摩那河邊遇上一位美麗的少女,少女不但美麗,身上還會發出陣陣的幽香。這少女叫貞信,是漁夫的女兒。福身王看上她後就向漁夫求婚,漁夫說福身王如果想娶他的女兒,要廢掉毗濕摩的繼承權。國王無法答應但又戀著美麗的少女,回去後就生病了

 

毗濕摩知道父王的病因,就找上了漁夫表示自願放棄王位繼承權,希望漁夫同意把女兒嫁給福身王。然而漁夫說:「尊貴的王子,您講的話當然沒問題。可是雖然您自願放棄王位,將來您的後人不見得不會爭奪王位。」於是毗濕摩又發誓終身不娶,不傳後代,漁夫也就同意把貞信嫁給福身王

 

婚後貞信為福身王生了兩個兒子,長子花峻、次子奇武。福身王死後毗濕摩輔佐花峻繼承王位,誰知沒過多久,花峻在和鄰國戰爭中陣亡了。於是毗濕摩扶立奇武為王。

 

這時正好迦尸國為三位公主舉行比武招親,毗濕摩出馬為奇武嬴得了三位公主:安巴、安畢迦和安波利迦。但安巴公主已經和沙魯瓦國王有了私情,於是奇武祇娶安畢迦和安波利迦。

 

奇武在位七年因病去世,膝下無子。貞信太后要求毗濕摩繼承王位,毗濕摩因為當年的誓言拒絕了。貞信太后想到她嫁給福身王前曾生了一個兒子德外巴耶納。

 

原來貞信太后身上的異香並不是生下來就有的,早年她身上原本發出的是帶著魚腥味的惡臭,大家都離她遠遠的不敢靠近她。在她十六歲那年,村子裡來了一位雲遊四方的隱士巴拉沙羅,他表示祇要貞信和他性交,就可以把身上的惡臭除去,甚至變成香氣。

 

村子裡同齡的少女早已身經百戰,即使醜陋不堪的也多少有幾次經驗,祇有美麗的貞信因為渾身腥臭沒人肯搭理,至今仍沒能享受女人的樂趣,如今能除去惡臭還能嚐嚐男人的滋味,貞信當然一口答應。於是貞信迫不及待就寬衣解帶,腥臭的身子就任由乾瘦老醜的巴拉沙羅擺佈

 

沒想到巴拉沙羅雖然外表乾瘦卻有金剛杵的性力,讓貞信非常暢快,一次又一次的高潮,每經過一次高潮身上的臭味就變淡了幾分。接下來的幾天,食髓知味的貞信每天纏著巴拉沙羅幹幹,很快她身上的臭味全沒了,半個月後她的身子神奇地開始發出淡淡的幽香。

 

此時巴拉沙羅被貞信日夜需索幾乎已油盡燈滅,胯下的金剛杵已經疲軟不堪欲振乏力,於是趁還走得動,在貞信滿足沈睡中蹣跚的離去。貞信醒來後發現巴拉沙羅不見了,她知道識趣的老鬼自動消失了,此時的她已不再是一朶帶著惡臭的鮮花,不必招引也有無數的蜂蝶等著光顧。但是貞信的肚子卻一天天的大了起來,後來生了一個兒子德外巴耶納。這個兒子智力過人,但因是惡氣所積所以相貌相當醜陋

 

既然毗濕摩拒絕接位,於是貞信太后召來私生子德外巴耶納,做主把前王奇武的兩個王妃安畢迦和安波利迦嫁給他。兩個王妃都沒有意見,但當王妃安畢迦第一次和德外巴耶納行房時,看到德外巴耶納醜陋的相貌,嚇得把眼睛閉上,結果後來生了一個瞎眼的兒子持國。而王妃安波利迦初次行房時則嚇得臉色蒼白,於是她生了一個蒼白臉孔的兒子般度。這兩個小孩都算是奇武王的合法繼承人,但在他們長大以前國政暫由毗濕摩攝理

 

兩人長大後,毗濕摩考慮持國是個瞎子,就把王位交給老二般度。

 

毗濕摩做主幫瞎眼的持國娶了健陀國公主甘陀利,甘陀利嫁過來後知道丈夫是個瞎子,就用眼罩把自己的眼睛給遮住,也陪丈夫過著失明的生活。結婚不久甘陀利就懷孕了,但經過兩年都沒有生下來,終於甘陀利忍不住拿鐵棒打自己的肚子,結果產下一個肉球。後來內球破了,裡面有一百個男孩,於是人稱「持國百子」。長子無敵勇力過人、次子杜納則奸智無數。為俱盧國的王權埋下隱憂。

 

毗濕摩也為般度娶了兩房妻子,一個是雅度國的貢蒂公主,一個是摩德羅國的瑪德莉公主。可是不幸的命運不久就降臨到般度身上。

 

般度很喜歡打獵,有一天他到森林裡去打獵,正好一個變態的仙人(註:印度所謂仙人是指修行的人,與國人觀念中的神仙不同)化身為一隻公鹿正對母鹿性侵作獸交。般度不曉得原委,祇看到兩隻鹿正在渾然忘我,於是一箭射過去把兩隻鹿都射死,倒霉的仙人臨死之前咀咒般度說

 

「罪人啊,你在我們最甜蜜的時候射殺我們。我咀咒你從此永遠不能享受性愛,祇要你一碰女人,你就會立即死掉。」

 

度知道自己闖禍了,回去後就宣佈讓位給哥哥持國,自我放逐到喜馬拉雅山裡,永不回來。兩位賢惠的王妃自願陪他一起放逐。三人在深山中生活,日子雖然苦倒也悠然自得,祇是般度受到咀咒後再也不能和女人親熱,自然無法生育,讓他一直遺憾不能有後代。妻子貢蒂知道般度的煩惱就向他說:「以前我父親侍奉敝衣仙人,我也跟著父親侍奉他,他曾教我一套求子咒語,可以召喚天神來賜我生子。」

 

般度聽了就要貢蒂試試,於是貢蒂召來了至尊之神達摩、風神伐由、雷神因陀羅,他們分別讓貢蒂生了堅陣、怖軍、阿周那三個兒子,接著又召了攣生神讓瑪德莉生了雙胞胎無種、偕天兩個兒子。五兄弟被稱為「般度五子」

 

般度的五個兒子日漸長大,後來有一年春天,般度看到百花齊放,鳥獸成雙成對,一時動情忘了仙人的咀咒,忍不住抱住瑪德莉求歡,結果咒語發生作用,般度脫陽精流不止死在瑪德莉身上。

 

般度死後,貢蒂和瑪德莉傷心欲絕爭著要自焚殉夫,最後瑪德莉表示五個兒子還沒長大要留下一人照顧,兩人祇能有一人殉夫,而般度的死是因為和她交歡,所以她應該自焚和般度一起走。貢蒂想想也對,就活下來扛起扶養五個兒子的責任,由瑪德莉自焚和般度合葬。

 

般度死了,五個孩子還小,貢蒂祇好帶著小孩回到都城投靠大伯持國,持國倒是很歡迎弟弟的遺孀與遺孤,無私的接納他們。但是從此展開了長房百子和二房五子對王位的爭奪。

 

當般度五子日漸長大,他們和持國百子的競爭日趨白熱化,持國在兒子無敵的嗾使下,一方面也要使敵對的雙方分開,讓堅陣等般度五子帶著母親貢蒂到北方邊境的梵朗城,但持國不曉得兒子無敵已在城內地底埋了大量的火藥。堅陣兄弟住進梵朗城幾個月後的一個夜晚,無敵派人點燃火藥燒了梵朗城。還好當初事先有人告訴堅陣兄弟,五兄弟到了梵朗後就暗地裡挖地道,當火起時就帶著母親逃到城外。無敵等人以為堅陣兄弟燒死了,堅陣兄弟也知道自己力量不夠怕再引來無敵兄弟的暗殺也不敢出面,從此兄弟五人帶著母親隱姓埋名四處流浪。最後他們幫獨輪國除了怪獸,就暫住在獨輪城。

 

一天他們聽說般遮羅國木柱王宣布比武選婿,為女兒黑公主公開徵婚,兄弟秉告母親決定去試試。臨走時貢蒂告訴他們兄弟:「你們祇有兄弟五人,比不過無敵他們兄弟,所以應該要更加團結,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因為母親的這番話,所以當兄弟中的老三阿周比武勝利嬴得黑公主時,他記得母親交待有福同享的話,就向木柱王表示要和其他四位兄弟合娶黑公主,木柱王一聽當場呆了,誰知黑公主倒是願意。木柱王覺得既然女兒不反對,本來一個女兒祇會有一個女婿,現在多了四個也不吃虧,於是就沒意見了。

 

婚後黑公主為兄弟五人各生了一個兒子,堅陣的其他弟弟也分別再娶妻,但都算是妾,黑公主算是他們兄弟五人的共妻、公妻。後來經過了多重曲折,堅陣兄弟終於打敗無敵兄弟取得王位。

 

 

神話的背後

 

故事裡的國王連著兩個老婆都是在河邊遇到的,他的婚姻有點浪漫,但一點也沒有王室的莊重。事實上印度所謂的國王祇不過類似中國的村長,更貼切的就像台灣四百多年前遍地番社,每個番社都有一個頭目,所謂印度國王就類似台灣番社的頭目,新北市中和的南勢角舊名秀朗,早年是秀朗社的所在,如果照印度的說法,秀朗社的番目就叫秀朗王,其實他的臣民不會超過五百人。佛陀釋伽摩尼的父親淨飯王也是這種角色,佛教傳入中國後,為了顯彰佛陀的偉大,把番目、酋長稱為國王,又刻意誤導中國人以為那些什麼什麼王和中國的王一樣,揭穿了其實很可笑。

 

番王的第一個妻子其實是個遊女,所以她要求番王不可干涉她的行為,讓她可以像母狗一樣到處找男人。後來她還是感覺被一個男人綁住實在不方便,她要周旋於眾多男人之間,像發情的母狗被一群公狗追逐,秘壼裡不時被注滿了精液。當然,也有可能她遇上一個性力讓她十分滿意的男人,就把沒有用的福身王拋到腦後,跟著男人跑了。神話祇好為她、為福身王、也為故事本身自圓其說,把她說成恒河女神後來回到天國,其實女神和神女就是那麼一回事。

 

第二個妻子貞信和故事後來出現的很多女主角婚前都有性行為,可見當時印度女人對婚前守貞並不重視,甚至婚前性行為視為理所當然,所以不避諱的將其揭露。貞信的身體一開始會有魚腥味後來變成幽香,其實是女人青春期開始後的特殊分泌,性交後體質改變,分泌也會改變。

 

福身王的長子毗濕摩並不是因為要成全父親的婚事而自願放棄王位,是因為他天生不能人道無法生育。臉色蒼白的般度其實是先天身子虛弱,大伯毗濕摩不曉得為他娶了兩房妻妾,結果婚後不久就無力於房事,祇好編個射鹿的故事來掩飾他不能人道的窘境,當然王位也被迫放棄。

 

放棄王位的般度並不甘心,於是放任妻妾偷人生子,這就是貢蒂所謂的召神,其實就是討客兄。般度雖然陽萎,但看著妻妾和野男人日夜交歡努力生子畢竟也難受,後來不知哪弄來的壯陽藥讓他又舉了起來,忍不住找小妾瑪德莉試劍,隨知精流不止就送了命。

 

其實王位本來就是長子持國的,因為他有瑕疵,是個瞎子才被迫讓位給老二般度。誰知般度也有瑕庛,祇是他的瑕疵是內在看不出來,瞎子持國祇有一個老婆就生了一大堆兒子,般度娶了二房妻妾卻一個也生不出來就把他的瑕疵暴露了。對監國毗濕摩來說,性無能是有傷國祚,自己就是因此讓位,他知情後當然不可能讓性無能的般度當國王,於是王位又回到瞎子身上

 

般度因為性無能失去王位,最後也失去性命。流落在外的般度五子窮困潦倒,無力娶妻,祇好兄弟共妻,神話敘述的理所當然,可見早年的雅利安人並遍共妻。五個雜種運氣很好,後來竟然奪取王位,歷史是勢利眼的,永遠站在勝利者的一邊,於是王位原本的擁有者持國一系被醜化,勝利者的一切都被神化,連帶著他們祖上所有不光彩的事蹟也被美化,歪曲的敘述一代代口耳相傳竟成了印度最偉大的史詩,印度人也真天真。104.07.28增潤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湳里

阿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